張佳樂在孫哲平面前滑倒不小心吻到了閨蜜黃少天,喻總is watching you

[喻黄] 这些店员简直是神烦。

店員妹子點讚

Potential Question

x突发本内容之一,詳請請至:Link

x店员和客人的paro





来到此城已经有一年,抵达不到几日便幸运地面试成功获得了这家连锁咖啡店正职,而从前期训练到现在已经独当一面、即将要接手此店的副理ㄧ职,喻文州的运气和实力是被众人称羡的好。

会做事情又能屈能伸,现在社会上能有这种人才已经不多,何况喻文州长得也不差,一年的工作期间也都有小粉丝替他组成了后援会,时常来店内消费替他冲业绩,而他也会张开温柔的微笑,谢谢他们的支持。

很多人都曾设想过,这麽好的男人,不晓得他的另一半又会是个怎麽样的人?

这问题喻文州的同事们也挺想问他的,八卦之心人人皆有,多少都有些好奇,但如何问当事人,他都笑笑地带过去,然后顺道对着那些想要探听的人说了他们工作上出小差错的部分,小心被老闆发现而扣钱,大伙们听见立刻一轰而散,留下主角与他那温柔地微笑在脸上。

不过这个八卦就在某一日的早晨中被人私下点出来,因为他们忽然发现他们敬爱的喻副理竟然会逗一逗某位很有趣的黄姓顾客,简直有蹊跷。

原因是从上上个月开始便有一位黄姓客人总是会在早上八点半踏进来店内,点一份外带杯的榛果拿铁,有时候还会外带一份轻食麵包当作早餐,进来的时候总是有一点小冒失,点完餐后便会走到等待区一旁,双手拿着手机疯狂地打字,嘴巴中喃喃自语着,中间穿插一些不雅字句宣泄着自己的悲愤,然后等到听见自己的名字时,又会慌张地取餐后,奔出店外。

黄姓客人长得很亮眼也颇有朝气,好看的程度可以列为时下帅哥一员,又加上偏浅棕色的短髮在一群黑髮中挺閒眼的,穿着西装的模样让不少看见他的顾客和店员们一时之间也都亮起了眼睛,毕竟帅哥当前,不看白不看啊!

而这个时段基本上是喻文州负责前线的时间,每一次黄姓客人来时都是让喻文州负责,久而久之,两个人也有些莫名地熟识,之后见到面还会多少聊上几句起来,那谈相欢的画面简直美如画,美好的画面早就被一旁的职员给偷偷拍了不少张。

不过后来发展就变得有些离奇了,根据某位资深职员之词,当他发现他敬爱的喻副理竟然会在对方的杯子上画起图来,简直不敢置信,那是他敬爱又稳重的副理吗?怎麽会如此童心未泯呢?这是该要好好保护起来的美德啊!

画图也罢,但只有给黄姓客人的杯子上才会被喻文州画画,何等福气!职员们表示:肯定有挂可八!

以此为契机,大伙们开始注意起这两个人的互动,进而发现,他们俩人的关係还真是好。譬如,当喻文州要下班时,门口外会有个身影等待着他,或者那位黄姓客人便会走进来点一杯咖啡后,默默地坐在距离吧台最近的位置,挂上耳机并拿出计算机出来敲字,等到喻文州收店再一同回去。

这关係还真是不寻常啊,众人不禁猜想。

终于有人鼓起勇气开口问起了喻文州,而对方却只是笑笑地对着向自己问话的小妹说:「刚好住在一起罢了。」

说完后,喻文州拿起一旁的纸杯,在那杯子和纸袋上画起图来。

小妹知晓,依照这个时间抵以及喻副理的举动,肯定是那位客人要来了,但不晓得为什麽,她却发现喻副理却是在上头写着他自己的姓氏⋯⋯

果不期然,下一秒,咖啡馆的门打开来,一抹匆忙的身影快步走到柜檯前,穿着轻便的休閒衣并顶着乱髮的黄姓客人嚷嚷着说:「喂!文州你太不够意思了,说好要叫我起床一起出门啊,又把我一个人丢下!」

一时之间讯息量太大,一旁的小妹与后台的职员们看傻了眼。

卧槽,这啥情况?

喻文州依然带着微笑对他说:「少天,愿赌要服输。」

「⋯⋯算你狠。」被称之为是少天的客人憋憋嘴,然后看了左右没有人后,小声地补上一句:「我要跟之前一样的。」

「大杯热的榛果拿铁马上好,客人姓什麽呢?」

「⋯⋯」

一旁的小妹看见那位客人眉头深锁,要开口却开不了口的样子,说个姓有这麽难吗?他不就姓⋯⋯

「。」

忽然那位客户的嘴巴动了一下,但他说的太过于小声,以至于她没听见。

然后喻文州也没放过对方,又再一次带着微笑询问:「先生,请问你的姓氏是?」

迟疑许久,两个人互看彼此,最后那位客人终于放弃似的对着喻文州大声说:「⋯⋯我是姓『喻』总可以了吧,我姓『喻』!」

「『性慾』?」听间不太对的关键字,小妹愣在原地,重复了对方的话,「一大早就发情⋯⋯?」

「卧槽槽槽,不是啊,小妹妹啊你别误会啊,不是那个性慾,是那个一个口在一个俞啊,什麽你听不懂?就是喻文州的喻啊!不对,我靠我到底在说什麽阿啊啊!!」客人一脸崩溃地吼着,手一抓,对着一直笑个不停的喻文州说:「文州你你你快解释啊我的一世英名就毁在此了怎麽办啊靠靠靠⋯⋯」

「你抓着我,我怎麽解释啊?」

「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少天,你国文真的及格过吗?」

「废话,老师都还给我高分呢。快快快点解释一下啊!」

「好好好。」

喻文州让黄姓客人鬆开抓住自己的手,拿着杯子冲起对方要的热榛果拿铁,对着小妹眨眼睛说道:「他玩输的。」

「我靠你这样有说跟没说一样啊!」客人立刻反驳,然后半个身子压在柜檯前,对那小妹说:「不行我要补充一下,那是因为昨天晚上我们玩起大冒险输了,所以才要说对方的姓氏!但我昨天晚上可是故意输给他的,才不是他赢的呢!若我出全力,我才不会输给他勒!!」

「所以少天也想改成我的姓囉?」

「是啊因为⋯⋯不对!哪有,谁谁谁说想要改成你的姓的?我的姓很好,黄色的黄,多好记多好说,哪像你的连描述都不知道怎麽描述,不用麻烦了谢谢不送!」客人发现自己恍神没听清楚喻文州说什麽,不小心说熘了嘴,赶紧否认的同时,脸和脖子却皆红了一大片,像颗苹果似的可爱。

「黄色的黄⋯⋯果然满脑子的黄色呢。」小妹忍不住回话。

「卧槽小妹不带着样说啊⋯⋯现在小孩子怎麽这麽伶牙裂齿啊!!」黄姓客人一阵惊呼。

「呵呵。」喻文州不予置评。


看着两个人逗趣的互动,又小妹忍不住开了口:「⋯⋯副理,你们感情真好。要幸福哟。」

她不会承认她在那位客人向前抓住喻副理时,因为弯下身子,而透过宽大的领口看见锁骨与脖子上那些一看就是被吻过的痕迹,以及喻副理脖子后那块颇为明显的吻痕。

如此明显,又加上喻副理与黄姓客人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这麽大胆在眼前晒恩爱,真是闪瞎众人一片墨镜海啊!


「谁谁谁谁要跟他性福了?」客人忽然一慌,脸上的红晕更豔红,非常明显地,他又不小心想歪了。

小妹简直笑到不行。

「⋯⋯少天你的国语真的有及格过吗?」

「⋯⋯闭嘴。」


卧槽,这些店员简直是神烦啊!


FIN. 


评论
热度 ( 49 )
  1. 小藍淩吃土沒藥醫Potential Question 转载了此文字
    店員妹子點讚 Potential Question

© 小藍淩吃土沒藥醫 | Powered by LOFTER